迫擊砲彈爆炸意外 前檢察官嘆若國賠恐有司法長路要走


迫擊砲彈爆炸意外 前檢察官嘆若國賠恐有司法長路要走

基隆市祥豐街國軍「祥豐營區」昨天下午傳出爆炸意外,造成9軍人輕重傷,律師陳建良嘆道若被害人選擇國賠恐有漫漫司法長路要走,若就刑事部分和解、民事部分負起責任,好好賠償是最好的。記者邱瑞傑/翻攝

英國神犬「 會做CPR」畫面驚呆網友 彈琴、畫畫通通難不倒牠

名醫貴女 小說

陸軍六軍團後勤三支部設在基隆市的祥豐營區彈藥庫,昨天下午發生疑似迫擊砲彈爆炸,造成9名軍人輕重傷,基隆地檢署也介入調查。前新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、現任全量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建良就嘆道「沒人願意發生這樣的事情,但仍應查明誰該負責」。

陳建良認爲,若被害人與家屬選擇走國賠求償,應先向賠償義務機關以書面提出請求,賠償義務機關拒絕賠償或是超過60天無法達成共識等情形,纔可以向法院提起損害賠償訴訟,恐會面對漫漫司法長路,若過失一方能與被害人或家屬就刑事部分和解、民事部分負起責任,好好賠償是最好的。

陸軍司令部表示,基隆彈藥分庫昨日編組彈檢人員,執行馬祖回運彈藥檢分例行作業時彈體炸裂,造成檢分作業區附近人員受傷。事件發生後,單位除立即將受傷官兵後送急救,並封鎖現場、停止作業;責派彈藥處等人員赴現場,偕同國防部相關單位調查、鑑定肇因。

《帝國的慰安婦》:當國族的仇恨敘事遭遇挑戰

奥兹 T

陳建良說,「偵查時,對檢察官來說,是否有填補被害人損害是犯罪後態度的重要考量」,本案涉及的過失重傷害等刑責,最重刑度是3年,符合可以緩起訴條件,因此涉有過失責任的被告若能在偵查期間與被害者達成和解,刑事部分有獲得緩起訴的機會,否則除了刑事責任,還有民事侵權行爲的損害賠償責任,包括後續的醫療費用、照護費、美容整形等部分,是一筆不小的數目,而且「該負的責任就要負」。

《化工股》南宝第2季EPS2.64元 年增逾3成